编辑推荐推荐书籍

开颅植入芯片 马斯克“读心术”被指异想天开
来源:互联网  (转载协议)   发布日期:2017-05-03 09:01   浏览:17001专栏投稿 值班编辑:QQ281688302

钱童心 给你两个词,一个是相机,一个是云,让你选一个,你在心中到底选了哪个词? 在讨论大脑与计算机交互时,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主任TomMitchell教授提出了上述问题,引申出人脑科学的复杂性,他认为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我们是否可以去观察大脑

赞助本站

钱童心

“给你两个词,一个是相机,一个是云,让你选一个,你在心中到底选了哪个词?”

在讨论大脑与计算机交互时,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主任TomMitchell教授提出了上述问题,引申出人脑科学的复杂性,他认为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我们是否可以去观察大脑的思考过程”;第二个层次是“我们是否能够模仿这种相似的思考过程,做出另外一个大脑”。

针对第一个层次,Mitchell教授认为,以目前的技术,计算机已经可以做到90%的准确度,去观察大脑的思考。他进一步解释道:“电脑程序可以解码大脑的活动,猜到你到底在想哪个词。”

尽管马斯克已经雄心勃勃地启动了Neuralink的“读心术”计划,Facebook的Building8项目也正在开发“心灵感应”技术,但是近期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名科学家都表示,马斯克和扎克伯格的想法过于乐观。他们认为,破解人脑算法是一个巨大的工程,要耗费好几十年,而不是这些企业家所宣称的好几年。

开颅植入芯片 马斯克“读心术”被指异想天开

脑机接口为时尚早

要做到像马斯克所说的“心灵感应”,做出一个能够完全复制人脑感受外界事物过程的大脑,现在还做不到。“这是非常遥远的事情,比观察大脑要难得多。”Mitchell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上周GMIC大会上,Mitchell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解码大脑活动只是相对于我们真正对大脑进行全方位扫描过程中的一个非常小的进步。“因为当一个人说话的时候,我们的电脑程序还无法把他心里想的所有事情都变成文字。”他认为,现在教会那个机器如何观察大脑的技术刚刚起步,也许是一个创立公司非常好的时机,可促成这个领域更多的研究。

早在2015年的一次演讲中,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就曾提到,公司正在研究某种基于脑部控制的心灵感应的通信设备。为此,Facebook成立了秘密项目组Building8,并挖来了谷歌前工程副总监ReginaDugan。Building8开始开发一种新型的“非侵入性神经成像技术”。

神经影像学是一个先进的科学领域,通过使用各种技术来扫描和理解人类大脑中所发生的事情。Facebook还聘请了约翰-霍普金斯学院应用神经科学项目负责人MarkChevillet担任技术项目主管。Facebook还称,未来两年内,电脑将能以每分钟100个单词的速度将人类大脑的想法输出。

对此,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心理学副教授BradleyWyble表示:“两年的说法太激进了,大脑到文字的系统还需要很漫长的过程。”Wyble教授是研究大脑如何将视觉刺激转化为意识的。他并不同意FacebookBuilding8负责人Dugan在最近一次F8开发者大会上针对“语言是一种压缩的算法”的说法。

Wyble认为,虽然大脑可以像电脑一样存储和传输信息,但是我们并不了解输出和输入的接口。事实上大脑有很多互相竞争的想法,而最终与外界产生联系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比如,大脑能够帮助人类做出选择,哪些视觉刺激需要做出反应,哪些可以忽略,但是电脑不行。“科学家花了几十年时间研究大脑是如何对视觉做出反应的,但是我们至今也无法得知大脑所使用的算法。”Wyble说道。

“感觉输入”成谜

马斯克的初创公司Neuralink宣称10年内把微型电极植入人脑的目标。

对于马斯克所应用的“侵入性”的研究手段,也就是在人脑中植入芯片,尽管能够在人脑的神经活动中形成比“非侵入性”手段更加准确的数据,但是无论是从伦理道德还是医学实用性的角度,都将面临很大的障碍。

首先是安全问题,在人脑中植入微型电极必须把侵害性的风险降到最小,而且必须保证微型电极的稳定性。而且如何去记录人类日常生活中所有的举动,并且将这些决策解码成计算机能够识别的语言,目前也面临技术的难点。要说服人们去做开颅手术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尽管如此,科学家们还是认为,企业愿意把大量资金投入神经领域的研究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他们相信这些资源的投入最终将产生神经科学领域的聚变和突破,现在只是时间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盛大集团创始人陈天桥在向加州理工大学捐赠1.15亿美元成立脑科学研究院之后,他又宣布未来每年将在脑科学研究方面投资1亿美元。陈天桥近期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说,他曾咨询过加州理工学院著名的神经学教授RichardAnderson。对于“能不能把意念操控机械臂的瘫痪病人抓取杯子瞬间的感觉传回大脑”的问题,Anderson教授表示:“可能需要15年时间来实现。”不过,陈天桥认为,这是一项非常有前景的研究,因此决定投资,等待教授的研究成果。他相信,随着私人捐赠和私营企业投入的加大,必将会促进公共资本对神经领域研究的支出。

科学家认为把人脑和计算机相结合的技术最大的难点在于,人类对于大脑是如何记录“感觉输入”,并且将其用于控制身体反应的机制至今完全缺乏了解。从上世纪60年代,科学家就已经开始致力于研究这个人类的“终极问题”。

这个问题之所以至今无解,因为研究中碰到了两个最大的挑战:其一,是准确地记录人脑的神经活动,从而得知哪些部分是用于记录外界刺激的;其二,是指出大脑是如何把中枢神经系统的信号发送到周围神经系统,从而导致人类肢体运动的结果。这两个问题不得到解决,大脑对肢体的控制机制就无法破解,也就无法模拟出一个完全一样的大脑。

针对马斯克所宣称的“人脑植入技术未来5年内将有根本性的突破”,MIT的PolinaAnikeeva教授和她的团队在今年初发表的《自然评论:材料》杂志中提出质疑。文章指出:“尽管摩尔定律和微型电子技术能让设备做到足够小,并且能够植入人脑,但是仍然存在巨大的挑战。”

加拿大安大略省西部大学感觉运动神经科学副教授AndrewPruszynksi称:“虽然这些企业家致力于研究人类大脑运作的决心非常让人振奋,但是他们所说的10年内可以把芯片植入人脑的预期太过乐观了。”

登陆 | 注册 欢迎登陆本站,认识更多朋友,获得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赞助本站

人工智能实验室
网友评论
好车贷
展开
Copyright © 2010-2018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实验室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公司动态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工作机会 | 展会港 | 手机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