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诚速配
广告
展会信息港展会大全

Kaggle如何改变工作?超高效就业市场正在形成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日期:2013-04-29 08:55   浏览:5650次  值班编辑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科技行业热爱定律。处理器性能领域有摩尔定律,互联网领域有梅特卡夫定律,带宽领域则有吉尔德定律。 现在又出现了乔伊定律(Joys Law),一条以Sun联合创始人比尔乔伊(Bill Joy)命名的晦涩理论。乔伊曾说:无论你是谁,大多数最聪明的人总是在为别人打工
 

科技行业热爱定律。处理器性能领域有摩尔定律,互联网领域有梅特卡夫定律,带宽领域则有吉尔德定律。

现在又出现了乔伊定律(Joy's Law),一条以Sun联合创始人比尔·乔伊(Bill Joy)命名的晦涩理论。乔伊曾说:“无论你是谁,大多数最聪明的人总是在为别人打工。”

几十年来,这条关于劳动力和专业水平缺乏的谜一直被看作是真实有效的,无论是在经济成本方面,还是在地域方面。这个问题并不仅仅是聘请最聪明的人需要高成本,而且成为企业在劳动力市场物色知识和技能最合适人才的障碍。

不过乔伊定律或许不会再长时间有效了。新一轮的创业公司为多个劳动力市场带来了创新,使得任何人都可以(有偿)聘请到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数据分析竞赛网站Kaggle就是最典型的范例,它让我们看到一种趋势:优秀的数据科学家将和球星、歌星、影视明星赚得一样多。

Kaggle网站是做什么的?

成立于2010年的Kaggle是一个进行数据发掘和预测竞赛的在线平台。与Kaggle合作之后,一家公司可以提供一些数据,进而提出一个问题,Kaggle网站上的计算机科学家和数学家,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数据科学家,将受领任务,提供潜在的解决方案。

重要的是,参与竞赛的这些科学家并不局限于一个答案,他们可以在截止日期之前修改自己的答案,进而推动自己和整个社区向着最佳答案不断进步。Kaggle联合创始人兼CEO安东尼·高德布卢姆(Anthony Goldbloom)解释说:“准确度不断提升,他们都倾向于同一个解决方案。”

Kaggle如何改变工作?超高效就业市场正在形成

Kaggle“任务”全球分布情况

万事达、辉瑞制药公司、好事达保险公司和Facebook,甚至NASA都曾经在Kaggle平台上发起过竞赛。通用电气举行过一个竞赛,旨在为飞行员提供更有效航线规划的工具。医疗技术公司Practice Fusion举行的竞赛则是为了根据匿名医疗记录发现二型糖尿病患者。

最终胜出的解决方案可以获得3万美元到25万美元奖励。在上周结束的一场竞赛中,Heritage Provider Network提供了高达300万美元的奖励,其竞赛是根据历史数据,预测哪些病人会在接下来一年住院。获胜者将在今年6月份的“健康数据大会”(Health Datapalooza)上公布。

Kaggle成功的关键就是它的社区:8.5万名数据科学家曾经参与过竞赛(谁能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多数据科学家!),每名科学家都会根据自己的技能和参赛结果获得一个排名。目前排在第一位的是法国国籍、居住在新加坡的沙维尔·科诺特(Xavier Conort),他曾经6次获奖,并且十多次进入10%优胜范围。截至本文撰写时,排名最后一位的是美国人约书华·莫斯科维茨(Joshua Moskowitz),不过他刚刚在9分钟前才加入Kaggle。几个月之后,他可能会对沙维尔发起挑战。

每个人都有机会

“每个人都有机会”的理念意味着,所有参赛者,无论他们相距多远,都可以根据总体排名评判自己的技能。另外,在该公司的论坛上,参赛者还可以进行探讨和相互学习,进一步提高自己的技能。高德布卢姆表示,一位优秀的程序员只要在两到三次竞赛中表现出现,就可以在这个梯子上迅速往上爬。

不过Kaggle还有一个真正创新之处,那就是该公司的新服务Kaggle Connect。通过这项服务,Kaggle可以成为一个“红娘”,有特殊要求的客户可以聘请到最适合解决这个问题、具有特殊技能的数据科学家。候选人均来自顶级Kaggle参赛者:排名前1%的一半,相当于大约500名数据科学家。

这意味着,你可以聘请沙维尔,或者其他世界上最优秀的数据科学家之一,只要你能付得起报酬。或者说,如果想少付点钱,你可以聘请那些排名较低的科学家,但他们同样拥有Kaggle认证。

众包理念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说,Kaggle只是又一个众包理念,利用全世界的人才来解决一个大问题。这个理念存在于世已经有十多年时间,至少维基百科(或者更久远的Linux等)都是众包成果。另外,多年来TaskRabbit和oDesk等公司也在向大众市场投放职位。但Kaggle等在线劳动力市场不仅仅是众包,有以下两个原因:

首先,Kaggle并不是接受所有水平的参赛者,无视职业与业余。参赛者必须是专业人才,他们也不是出于慈善而参赛,他们想要获胜,想要不断进步,以便在下一步比赛中拿奖。

其次,Kaggle并不仅仅是偶尔创造一项工作成果,而是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劳动力市场,对该职业领域产生了更加深远的影响。与传统的临时劳动力不同,这些人并非求职市场的底层人士,而是顶级专家。

乔伊定律失效

正是这种创新将扼杀乔伊定律。原因在于:Kaggle排名已经成为数据科学领域的重要标准,美国运通和纽约时报等公司已经把Kaggle排名作为数据科学家招聘过程中的一条重要标准。它不仅仅是程序员的勋章,而是一种比传统标准更加重要、更具价值的能力证明。换句话说,你的常春藤联盟大学文凭和IBM工作经历也不像Kaggle得分这样有用。它超越了简历,令你自身成为劳动力市场上比工作经历更具价值的因素。

“我们正在弥补一个市场败笔,”高德布卢姆表示,“过去人们使用相当糟糕的标准”来评估技能与文凭。现在出现了重大转折,Kaggle在劳动力市场代表着一个全新的因素,可以把技能与文凭分而论之。

很显然,数据科学和计算机编码尤其适合这样的市场,它们都属于数字领域,产品的质量和效率都可以便捷地评估。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领域不适用。刚开始的时候,开源软件和其他数字化领域也是同样的情况,但不久之后这种模式就被其他行业接受和调整,并在自己的领域采用了同样的策略。

其它案例

再找一些提供类似的创新劳动力市场的公司并不难:99Designs创造了一个设计师竞赛社区,并已经为获胜的设计师们支付了5100万美元,平均每个月180万美元。HealthTap则打造了一个拥有3万名医生的社区,他们利用业余时间回答病人的问题,并根据自己的贡献得分。

HealthTap创始人罗恩·古特曼(Ron Gutman)表示,HealthTap是一个“医生套利市场”(arbitrage market),它可以在几分钟之内把市场上对专业医疗建议的需求,与医生资源连接起来。HealthTap甚至启动了一个“医学博士俱乐部”(ClubMD),为排名靠前的医生提供特殊的优先发布权。

尽管刚开始持怀疑态度,但高德布卢姆承认,即使那些专业人士稀缺的行业也可以形成类似的市常以律师为例,你如何对他们进行评级?但经过思考,高德布卢姆发现,你可以通过法庭胜诉来评估出庭辩护律师,可以通过和解金额评估人身伤害代理律师。不久之后,几乎所有行业都有一些类似成功标准,不仅仅是成果方面(可以评估成功与否),而且是在进展方面(可以评估效率高低)。

突然之间,乔伊定律似乎不再那么神圣。

众包模式在中国

Kaggle如何改变工作?超高效就业市场正在形成

Kaggle排名榜上也不乏华人的身影

Kaggle的排名榜上,也不乏华人的身影。排名第19的张伟,毕业于清华大学,后转入香港中文大学攻读博士,目前在Kaggle上积分26060分;排名第23位的宋国聪,毕业于清华大学,后在美国佐治亚理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目前在Kaggle上积分245066分。

其实,众包模式在中国发展得也是如火如荼。截至4月19日,中国众包服务猪八戒网上显示其拥有851.5万“员工”,远超澳大利亚众包网站Freelancer.com的732.5万。而《经济学人》发布的全球最大雇主排行榜,高居榜首的美国国防部雇员人数也刚刚三百多万,中国军队总人数也只230万人。虽然众包网站的“员工”并非全职员工,但这种数字对比可以勾勒出猪八戒网的庞大规模。

猪八戒网并不是中国唯一一家众包网站,其它还有如一品威客、人人猎头、易到租车、智慧岛等。众包在中国已经蔚然成风,早已有了一个非常本土的名字——威客(witkey),模式创始人为刘锋,第一次提出时间是在2005年7月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管理学院网站BBS,2006年7月美国《连线》杂志记者Jeff Howe第一次提出了众包的概念,从提出时间看,美国人提出的众包比中国诞生的威客晚了一年。

Kaggle仅有不到9万的“员工”,约是猪八戒网的100分之一,但仍具有许多可供国内众包网站学习的特性。除了上面介绍的Kaggle Connect服务外,其通过“竞赛”积累积分所设计的排名榜,在专业人士圈内有很大影响力,也成为该领域人员技术水平高低的公认标杆。

澳大利亚设计众包服务DesignCrowd创始人兼CEO阿莱克·林奇(Alec Lynch)去年12月曾撰文称,亚洲正成为全球众包行业的领导者,但现在仅处于预热阶段,该地区众包行业5年内还将再增长三倍。在这一地区,中国、印度澳大利亚正在经历众包业务的爆炸式增长。

登陆 | 注册 欢迎登陆本站,认识更多朋友,获得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赞助本站

人工智能实验室
AiLab云推荐
推荐内容
展开
Copyright © 2010-2019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实验室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公司动态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工作机会 | 展会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