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推荐书籍

新加坡拟打造热带硅谷:大学宿舍成企业家摇篮
来源:互联网  (转载协议)   发布日期:2013-02-20 15:08   浏览:4453专栏投稿 值班编辑:QQ281688302

北京时间2月2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新加坡政府正在实施其投资131亿美元建设热带硅谷的计划,目的是培育下一代的科技企业家。作为这项计划的一部分内容,政府已经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开辟了一个类似于斯坦福大学的宿舍区,希望能像后者那样孕育出跟拉里佩

赞助本站

北京时间2月2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新加坡政府正在实施其投资131亿美元建设“热带硅谷”的计划,目的是培育下一代的科技企业家。作为这项计划的一部分内容,政府已经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开辟了一个类似于斯坦福大学的宿舍区,希望能像后者那样孕育出跟拉里·佩奇和杨致远一样优秀的企业家人才。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

在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的学生们纷纷跑去参加学校酒吧在周三举行的“女士之夜”聚会时,伊什汉·阿格拉瓦(Ishan Agrawal)则坐在自己宿舍的公共休息室里,想要找到办法利用互联网打击印度的贪腐行为。

22岁的阿格拉瓦是入住新加坡国立大学一个名为“N-House”的宿舍区中的90名学生之一,这些学生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N-House是按斯坦福大学宿舍的风格建设起来的,后者曾孕育出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这样的优秀科技人才。他们会在周三晚上进行聚会,展开“头脑风暴”来构思新的想法,或是寻找潜在的投资者——这是新加坡政府为建设“热带硅谷”而投资131亿美元计划的一部分内容。

“这就像是一个很大的约会派对,把所有人都集合到一起,也就是硅谷正在做的事情。”来自印度北部德拉顿(Dehradun)的阿格拉瓦说道,他曾在旧金山湾区的一家创业公司中做过一年实习生。作为新加坡政府计划的一部分内容,他还曾在斯坦福大学学习过相关课程。“在这里,你可以坐在厨房里讨论创业的想法,也可以在浴室里讨论。”

通过攀登科技这道“天梯”,新加坡已经成为东南亚地区唯一的发达经济体,从当年的一个贸易港变成了该地区最大的银行业中心和电子、石油化工产品以及药品的生产国。现在,这个国家正希望在软件行业中攫取更大的份额。去年,软件行业公司通过IPO(首次公开招股)上市交易筹集的资金总额高达280亿美元。

N-House是在2011年8月份开放的,这是新加坡政府一项五年期计划中的一环,这项计划包括向新成立的科技创业公司提供最多50万美元的补贴、为风险投资基金提供支持、以及鼓励高校教授商业和企业家技能等,此举旨在培育下一代的科技企业家。

政府补贴

“看上去新加坡对科技企业家来说是一个非常值得赞许的地方。”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约什·勒纳(Josh Lerner)说道,他曾写过有关促进企业家精神应该采取什么举措的著作。“如果一项计划不能取得预期的效果,那么他们就会放弃这项计划,或者是对其进行微调,然后尝试其他的计划。”

到目前为止,新加坡在科技创业领域中所取得的成功还寥寥无几。这项计划的“旗手”是31岁的达利斯·张(Darius Cheung),他已经在2010年以1000多万美元的价格将其第一家创业公司出售给了安全软件厂商McAfee,这家创业公司的主要产品是一个旨在保护手机数据的安全程序。

达利斯·张最新创立的一家公司名为BillPin,这家公司跟其他100多家公司都已经入驻一个名为Blk7的公共住宅区,这个经过翻修的住宅区是由新加坡政府和新加坡电信公司(Singapore Telecommunications)共同出资创建的,后者是该国规模最大的电信公司。BillPin允许用户通过一个互联网账户平摊租金等公共费用。

Blk71公司都会在办公空间等方面获得补贴,并可获得免费的司法和会计服务。这些公司会与新加坡电信旗下风险投资基金的首席执行官埃德加·哈德里斯(Edgar Hardless)分享办公空间,这个基金为移动相关创业公司提供支持。90%以上的租客都在开发基于互联网的软件和移动应用,帮助开发N-House和Blk71住宅区的国大企业(NUS Enterprise)的首席执行官莉莉·陈(Lily Chan)说道。

“就开创一家科技创业公司来说,新加坡是一个相对较好的地方”,达利斯·张说道。“无论从人才库还是从资金方面来看都是如此——与我们最初开始创立科技创业公司时相比都要多得多。”

规模太小

新加坡的可上网手机和住宅宽带服务用户人数已经超过该国的居民人数,在这种环境下,新加坡已经成为了一个极好的试验场地,安德鲁·罗斯(Andrew Roth)说道,他在2011年从夏威夷来到了新加坡。罗斯开发的应用Perx旨在取代商店优惠卡,这个应用已经获得了Facebook联合创始人爱德华多·萨维林(Eduardo Saverin)的支持,他在2009年搬来新加坡,去年宣布放弃美国公民身份。

萨维林现在已经成为新加坡的永久居民,他向新加坡电信推荐了这家创业公司,罗斯说道。其结果是,新加坡电信在去年10月份宣布与Perx达成了一项合作计划,将这个应用与其他应用绑定在一起。

虽然新加坡的发展水平有助于测试这些新的应用程序,但有些公司觉得其市场规模太小,拘囿了创业公司的眼光。

“当初我们所设定的目标之一是在六个月以内走出新加坡。”文森特·哈(Vincent Ha)说道,他已经将其创业公司Gushcloud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的古希克劳德(Gushcloud)。这个应用允许社交媒体用户帮助零售商做广告,作为交换,用户将可获得商店折扣和优惠。“我们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但当我们到硅谷以后才发现,很多公司都正在尝试解决同样的问题。”他说道。

自发选择

“在新加坡,工作岗位比员工多,因此有许多人需要得到鼓励才会作出成为企业家的自发选择。”新加坡贸易与工业部部长张思乐(Teo Ser Luck)说道。“我们正在培养一批年轻的企业家,他们乐于接受新技术。”

张思乐同时还是新加坡创业行动社群(Action Community for Entrepreneurship, ACE)的负责人。自去年2月份以来,新加坡创业行动社群已经批准37个应用获得其规模最小的商业拨款,金额大约为4万美元。

“在批准这些应用获得拨款的问题上,我们是相当宽容的。”达利斯·张说道,他是新加坡创业行动社群拨款委员会的成员之一。“与其他任何国家相比,在新加坡获得初始资本都更加容易。”但帕洛阿尔托风险投资家艾迪欧·莱希(Adeo Ressi)表示,这可能也会是一种缺点。莱希麾下的风险投资基金Founder Institute已经为37个城市中的许多创业公司提供了帮助,其中也包括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

“在构建企业家生态系统的问题上,新加坡所做的工作在任何国家政府中都是最好的。”莱希说道,他一年会到新加坡三次左右,与该国政府官员进行会晤。“但是,我认为在为企业家提供便利方面,这个国家所采取的措施已经有些过火。如果企业家不能在私人资本市场上成功筹集到资金,那么他们很可能就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新加坡人口总数为500万人。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报告显示,新加坡已经连续七年在最容易做生意国家的排行榜上高居首位。另据米尔肯协会(Milken Institute)在2010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新加坡是亚洲地区企业家第二容易获得资本的地方,仅次于中国香港。

土生土长

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也都在尝试培育创业公司。据中国台湾的“国家青年委员会”(National Youth Commission)网站显示,该委员会在2011年中向2661名年轻企业家提供了总额2700万美元的资金,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与此相比,亚洲地区两大经济体中国和印度则已经孵化出了百度(纳斯达克证券交易代码:BIDU)和印孚瑟斯技术有限公司(Infosys Technologies)这样的全球性软件公司,这些公司在创业初期几乎没有从政府那里获得财务支持。

以培育土生土长的创业公司为目标与新加坡过去五十年时间里的经济政策相背离,这项政策的内容是吸引埃克森美孚等全球大公司在新加坡开设工厂和设立办事处。据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政府正尝试培育年度营收超过8亿美元的五大本土企业。

“我们将继续实施吸引海外直接投资的战略。”新加坡国家研究基金(National Research Foundation)的首席执行官刘德成(Low Teck Seng)说道。“与此同时,如果我们的创新活动和培育创业公司的措施取得成功,那么就会有许多公司发展壮大起来。”

登陆 | 注册 欢迎登陆本站,认识更多朋友,获得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赞助本站

人工智能实验室
网友评论
好车贷
展开
Copyright © 2010-2018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实验室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公司动态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工作机会 | 展会港 | 手机信息网